免费发布信息

  • 杂耍

    杂耍

    “小辫子来了!小辫子来了!” 小时候,村里来了江湖艺人小辫子,小孩子欢呼号叫,奔走相告。 小辫子是一位江湖老艺人的艺名,真名陈子才。他留了长发,在后脑勺编了一根小辫子。表演时,他放下盘在头上的小辫子,接上一两米长的绳子,吊……[详细信息]

    2018/4/23 16:57:13
    257
  • 唱新闻

    唱新闻

    唱新闻 “自从盘古分天地,先有新闻后有戏”、“出新闻来道新闻,要唱新闻哪里人”、“中国两京十八省,要唱X省X府X县人”……小时候,在村里的天井里或明堂上,放着一张四方的桌子,桌子上摆着一张高背的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盲艺人,将……[详细信息]

    2018/4/19 8:54:24
    220
  • 琴锣说唱

    琴锣说唱

    小时候,除了看八个革命样板戏,还能看一种独角戏,集自唱、自演、自己伴奏等多种艺术于一身,相当于一个人举办一场说拉弹唱的演唱会,就是琴锣说唱。 前陈后江村有一个琴锣说唱的艺人,叫做洪木海。只见他端坐高台,膝盖上搁着一把二胡,……[详细信息]

    2018/4/16 12:56:20
    244
  • 张必强:你还记得自己当年BP机的号码吗?

    张必强:你还记得自己当年BP机的号码吗?

    昨天整理相册的时候,发现一张自己当年腰夸一个BP机的照片,那还是“摩托罗拉”呢!想起二十几年前的关于BP机还真有点故事,它象一个匆匆的过客,在我的身边有过了短暂的停留,虽然悄悄的离去了,但却留下了深深的记忆,留下人们的怀念。……[详细信息]

    2018/4/9 8:46:51
    321
  • 杨钦飚:想念家乡的牛清汤

    杨钦飚:想念家乡的牛清汤

    天气冷了,又到了一年里最为难熬的日子。自北而来的寒流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你个措手不及的下马威,直白而高调。而此时的我,就很想喝碗家乡的牛清汤。 在烟雨飘渺的江南,有一座名叫浦江的小城,那便是我的家乡。牛清汤,是家乡的特色小吃,……[详细信息]

    2018/4/9 7:29:48
    200
  •  
  • 杨钦飚:聚散来去皆是缘

    杨钦飚:聚散来去皆是缘

    人生在世,寻寻觅觅,我们的一生都在不断地奔走。从一个城市走向另一个城市,从一个人走到另一个人身旁,从年少走到衰老,从迷惑走到了然。纵然把时间万千风景看遍,穿梭在人来人往的车水马龙之中,到头来却仍然是孑然一身,也不必落寞,……[详细信息]

    2018/4/9 7:26:07
    258
  • 潘承双:清明时节忆父亲

    潘承双:清明时节忆父亲

    又到了雨纷纷的清明时节,一家人来到父亲坟前祭扫,虽然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有些年头了,坟上早已长满了柴草,但是岁月始终带不走我对他的不尽思念……。 那是个秋雨绵绵的季节,我刚刚调到离家三十多里外的白马镇政府上班,那天上午九时许,……[详细信息]

    2018/4/4 12:49:48
    333
  • 说小锣书

    说小锣书

    小时候,有个说小锣书的老艺人每隔一段时间就来村里表演一次,给单调乏味的乡村生活增添聊一点趣味。我只知他是浦江城北人,不知名字,因为脸色发黄,人称小黄胖。 小黄胖在我家门口的天井里放两根四尺凳,上面搁几块台板,搭建临时舞台。……[详细信息]

    2018/4/4 8:55:14
    240
  • 任岁月沧桑,许一生静好

    任岁月沧桑,许一生静好

    人生不易,及时行乐…… 若如时光未老,岁月静好,记忆崭新的不像是记忆,有如一曲高山流水般舒畅,微风轻拂,撩起缕缕醉人的香。 常记溪亭日暮,误入百花深处,沉醉不知归路。曾记否?这个开满映山红的季节,漫山遍野的红,为山丘披上了……[详细信息]

    2018/4/3 16:48:06
    208
  • 说大书

    说大书

    满天星斗的夏夜里,随风摇曳的煤油灯光下,有一个脸庞黧黑的中年男子坐在桌子旁,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到了紧要关头,他拿起惊堂木,“啪”的一声,拍在桌上,四下阒然无声。这是小时候我在明堂里听人说书的情景。 说书人名叫王维生,是……[详细信息]

    2018/4/2 11:04:43
    230
  •  
  • 錾字

    錾字

    小时候,家里遇到红白喜事,要办酒席,自家的碗盏不敷使用,就向邻居借。各家的碗盏大同小异,容易混淆,得请人在底部錾上主人的名字,就产生錾字这个行当。 我至今还记得两位錾字师傅,一位是我小爷爷的独养儿子新正伯伯,另一位是郑宅后……[详细信息]

    2018/3/28 17:50:09
    185
  • 刻印

    刻印

    小时候,村人识字不多,碰到签订契约、领取票证,需要签字画押的地方,盖个私章,图个方便。至于公章,那是公家的稀罕之物,只有小队或大队里才有,由专职人员保管。 我家有一枚有机玻璃的私章,上面刻着爹的名字,是妈妈到小镇的刻字店里……[详细信息]

    2018/3/27 14:49:02
    233
  • 心灵的家园

    心灵的家园

    自从我小时候开始记事起,每逢农历一四七潘宅集市日,总会看到有很多人挑着大担小担的山货,三三两两从百步岭古道出来,到潘宅集市交易,以换回他们必需的生活用品,听大人们讲这些人都来自山那边的鲤鱼山和水涧村。 但已记不清从何时开始……[详细信息]

    2018/3/27 12:11:21
    353
  • 看风水

    看风水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家三兄妹次第跳出农门,上了大学。在乡人看来,这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因此常有人对我妈妈说:“婶婶,你的三个子女都考出去了,风水很好!”言下之意,上大学不是十年寒窗勤攻读的结果,而是祖坟葬在风水宝地上,冒……[详细信息]

    2018/3/22 12:38:30
    234
  • 巫婆神汉

    巫婆神汉

    小时候,政府提倡“破四旧”,可民间的巫婆神汉偷偷活动,诸如扶乩、问三姐、巫神、拜北斗之类迷信互动,屡禁不止。我常听村里的伯母、婶婶们神情肃穆地说,天上下凡的神仙多少有准。 妈妈不信佛道,从来不去求神拜佛,我无缘目睹各路“神……[详细信息]

    2018/3/15 17:37:52
    2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