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张必强 :西双版纳南疆行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学 / 正文

637226394718539000879904649.gif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张必强 :西双版纳南疆行

原创 在线管家2020/12/20 20:49:00 发布 来源:博野乡情 作者:张必强 705 阅读 0 评论 1 点赞

1
       我叔叔是六十年代的退伍军人,为了响应祖国号召支援边疆建设只身一人去了万里之远的西双版纳,后来分配到勐腊县国营勐满农场种植橡胶树,当时那里是祖国最边远、条件最艰苦的一个农场,他们连队有许多上海知青,八十年代初根据国家政策,一些上海知青为了返城选择了离婚,电视连续剧《孽债》是最真实的写照。可是我叔叔一直扎根边疆,为了万顷胶园奉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儿孙,永远守护在南疆胶林之地。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管辖3个县级市,即景洪市、勐海县、勐腊县。州政府是景洪市。位于祖国最西南的西双版纳介于北纬21°08′~22°36′,东经99°56′~101°50′之间,与老挝、缅甸山水相连,和泰国、越南近邻,土地面积近2万平方公里,国境线长达966公里。西双版纳年平均气温在18~22℃之间。
西双版纳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明显的干湿季之分,年降水量在1193.7~2 491.5毫米。但是,干季降水少却雾浓露重,提高了干季湿度,在一定程度上补偿了降水不足。

2

       30年前我去西双版纳探亲路上要一个星期的时间,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杭州到州府所在地景洪现在只要3个小时的飞机。自由行为了节约资金,乘的都是晚上的飞机,景洪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在景洪工作的侄女来酒店接我们到勐腊县勐润乡,从景洪到勐腊县勐润乡大概只有150余公里的路程,道路崎岖不平,弯弯曲曲,远比想像中的路更难走,一路上尘土飞扬,颠簸不已,公交客车竟开了4个小时,中午终于见到了30年没有见面的婶婶。

      下午去祭拜了长眠于南疆胶林的叔叔,本想和叔叔多说几句话,可是无法抑制的泪水模糊了双眼,仿佛看到叔叔昔日支边、拓荒、创业的情景,心中想起在那些贫困的年代给我家寄全国粮票的情景。

3

     第三天在老弟和和他朋友老虎大哥的带领下骑摩托车15分钟左右过国防村来到中老边界碑,这条边界平时没有人检查,但是不能开汽车,只能开摩托车。站在边界碑上看老挝,那边其实和我们这边一样,只不过国籍不同罢了,老弟的朋友老虎大哥说还可以到那边的村寨去,我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就不去了,这时刚好碰到一位老挝人骑着摩托车来中国卖胶水,和我们用不太标准的汉语进行交流。


       另一个正式边境口岸就要护照,当地居民用边境通行证就可以了。

        中午在傣族村寨吃了傣家饭,虽然有些菜吃不来,但品尝傣家饭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第四天是星期日,是这个祖国最边远乡镇勐润的集市日,许多老挝人也来赶集,市场上热闹非凡,我们在摊位上吃了傣族风味的早点:米干和米线,买了一些水果,水果很便宜,芭蕉、芒果都是二元一斤,菠萝十元3个,还有几种叫不出名字的水果。

4

       第五天老弟给我借了一辆面包车,虽然我已经有十几年的车龄开车技术还可以,但在那么窄、那么多的弯道上开车还是第一次,一路上小心翼翼开到县城勐腊,并游玩了原始热带雨林景区望天树景区。
      望天树因它长得挺拔笔直,高达七八十米,如利剑般直刺蓝天,有“林中巨人”、“林中美王子”之美誉。景区内 “空中走廊”体验一下那种令人既惊又险的感觉。这走廊长0.5公里,高20米,是用粗大的铁索在高大的望天树之间连接建成,充分体现了当地人民的勤劳与智慧。接着在热带雨林中的望天树景区尽情观赏自然界的种种奇观。漫步林间,清澈的溪水叮咚作响,树上鸟儿欢歌相迎,林层中间的藤本植物,附生植物、蕨类植物,特别是残酷的绞杀现象令您目不暇接,望天树为主的热带树林群落高60多米,植被层次丰富,板根现象明显,层间藤本植物与附生植物发达,老茎生花现象普遍。群落成分以热带树种为主。林中除望天树外,还有山红树、八宝树、大叶木莲、黑毛柿等珍贵树种。


      第六天晚上我们还在傣族饭店吃了手抓饭。 这手抓饭由一傣族美女一手擎了过来的,是一个圆圆的大盘子,下面垫着芭蕉叶,形状非常好看,在最中心放了一小盘水果,再往外一圈白米饭、一圈紫米饭、一圈黄米饭。最外面一圈是各种蔬菜和食物,看看真有食欲哟,不为别的,就为了这顿手抓饭,我也会永远记住的。

5

     第七天,搭上老弟朋友冯老师的新车,一行六人去哈尼族家吃饭,虽然天下着雨,我还是好奇地在哈尼村寨转了一圈,好客的哈尼族朋友在简陋的灶台上却烧出了美味,品尝了鸡稀饭和苦笋,吃的其乐融融,遗憾的是我不会喝酒,看他们喝酒每顿要喝好几个小时。

      在路上我们还碰到路边的一处香蕉生产基地,辛苦的挑焦工把香蕉从田里挑到公路边只有五元钱一担,然后工人把香蕉浸泡在不知是什么药水里面,拿出来后直接装箱发货了,朋友说他们当地人从来都不吃这种香蕉的,只吃自家树上的香蕉。

       吃晚中饭后,朋友带我们去泡温泉,虽然只是简陋的开发,但绝对是天然的地下水温泉,来到池边,池里的水可真绿呀,绿得就像从天上掉下来的翡翠。水面上还不时飘着缕缕轻烟,冒着丝丝热气呢。澡堂里充满了如烟似雾的水蒸气。看着他们一个个陆陆续续地下池了,大家都光着身子,有的泡在大池中;有的在冲淋浴;有的在竹椅上喝茶、抽烟、聊天。这真是供人们享受的自由乐园。

      开始我有点害怕,怕水太烫。于是,我先把脚轻轻地伸到池里,慢慢地试探着温度。还好,水并不是很烫,就全身浸到池里。哇!真是爽啊!怪不得跟家里的洗澡水不一样。水慢慢地浸润了我的全身。这时,我们都沉浸在温泉之中。特别是温泉中冒出的热气,像缕缕白烟缭绕不散,仿佛置身于如梦如幻的世界中,尘世俗类,瞬间即逝,其乐无穷。感到神清气爽,心旷神怡,有一种说不出的美的感觉。

6

       第八天吃过早饭后,老弟带我们去他工作的地方:橡胶林。
       橡胶树是热带雨林树种,原产于马来西亚等热带雨林地区,上世纪初,被引种到我国西双版纳、海南岛、雷州半岛等地。其中,西双版纳,是我国引进种植橡胶树最早的地区。由于各种客观原因,没有大面积种植开来。到六十年代,周恩来总理派专家将橡胶树从马来西亚引进到西双版纳,由上海来的知识青年用了十余年的时间,种在了山坡上。这里海拔低,纬度低,热量高,受印度洋暖湿气流影响的时间长,降水丰沛,非常适宜橡胶树的生长。七十年代末,上海的知青都回城了,但他们种下的橡胶树郁郁葱葱,长满了西双版纳的山山岭岭,每年都产下了大量的橡胶,给原来贫困的西双版纳各族人民带来了丰厚的收入。

       上海的知青走了,但他们留下了知识,留下了橡胶林,留下了无尽的财富,他们曾经融合到了云南人民当中,和当地的各族人民一起,坚守着这片绿色生态的家园,守着这里的青山,守着这里的绿水,守着乡愁,也守着他们的梦想。

当地的宾馆很便宜,带空调的只要70元一天,来住宾馆的人多数是上海知青,他们经常带着家人和朋友回到年轻时战斗过的地方,因为这里有他们的乡愁和思念。宾馆老板还把我们也当作上海知青了。

      虽然现在的胶水价格不好,国营农场效益不好,但是现在傣族以及周边的老百姓都种了橡胶树,推动了老百姓脱贫致富,因此许多傣族的住的房子把原来的竹楼都改城了别墅,有胶林的地方经济一定比其他地方好。
      西双版纳的地名有一个特点,许多地名带个勐和曼,勐和曼一词来自傣语,“勐”是位于平坝或盆地的大部落,“曼”是小山村。叔叔原来六队的驻地旁边是个较大的曼降傣族村寨,想起30年前我们在傣族村寨民兵连长研光家吃了不同寻常的手抓饭,饭后他家俩个美丽的傣族姑娘和我们合影,并送给我们一人一个香包事还是很留恋。

7

      依依不舍告别了婶婶我们又回到州府所在地景洪,侄女带我们走了一圈澜沧江边,发源于青藏高原的澜沧江是湄公河上游在中国境内河段的名称,是中国西南地区的大河之一,是世界第七长河,亚洲第三长河,东南亚第一长河。 

       然后游玩了西双版纳大佛寺。勐泐大佛寺是在古代傣王朝的皇家寺院“景飘佛寺”的原址上恢复重建的,大佛寺始建于明代,是南传佛教象征十二版纳的标志性建筑之一,也是版纳佛教活动的重要场所。佛寺于2005年开始重建,在大殿施工时,挖掘出大量的银币、银盒、佛教法事用品等。佛寺依山而建,落差达122.8米,呈坐佛形,为国内外所独有。景区以佛祖释迦牟尼的生平及佛寺活动为主线,巧妙融入到景观及建筑群体中,充分展示南传佛教的历史与传统文化色彩。从万佛塔前广场俯视景洪市区,旖旎的热带风光尽收眼底。

       泼水节早已经过了,今天的泼水广场冷冷清清

       在云南期间,老弟多次带我们到他亲戚家和朋友家吃饭,农场人和傣家人一样都非常好客,每家都杀鸡宰鸭,而且鸡鸭的质量都是原生态自家喂养的,鸡的品种都是乌骨鸡,我们这里绝对是没有的,遗憾的是烧法和我们这里很不同。

      整个西双版纳南疆之行来往十天,这次自由行旅行,既探亲又领略了祖国边陲的美好风光,达到了双丰收.。如果跟团游都是导游安排走马看花看几个景点,照几张相片,旅行的感受全都是由导游在进行灌输。自由行则不一样,不但自己可以安排时间,还可以自己慢慢感受景区的美丽和壮观,甚至发现一些别人发现不到的美,这次非常接地气的旅行成为自己宝贵的记忆。

      我把照片发朋友圈后,许多朋友都很感兴趣,问我明年暑假是否组团再去旅行?

已有0人点赞

637226450744361592171707336.png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