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张必强:鸡叫的时辰真不准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学 / 正文

637226394718539000879904649.gif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张必强:鸡叫的时辰真不准

原创 马六甲2020/12/18 15:17:13 发布 来源:未知 作者:张必强 370 阅读 0 评论 8 点赞
      上小学时,语文课本中《半夜鸡叫》讲述了地主“周扒皮”为了让长工们能帮他多干些活,半夜三更起来学鸡叫让长工起床干活劳动,因为以前没有钟表等计时工具,长工们是从鸡叫起床开工日落则收工,周扒皮半夜鸡叫,使得那些长工们提早起床为他披星戴月地劳作。长工们恨死这个“周扒皮”了,最后忍无可忍,还是小长工小宝献计教训了“周扒皮”一顿。

图片

      我也是从小听着鸡叫声醒来,听着鸡叫声中长大,也许鸡叫的声音已经以一种穿透时空的力量把声音嵌在了我的脑海中,伴随着我成长,于是情不自禁地想起鸡叫的时辰真不准的那些往事。
      小时候我家每年都会饲养几只鸡,每天早上都能听到那几只公鸡的喔喔叫声,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生物钟,我每天总是在朦朦胧胧的鸡叫声中醒来一次,然后又睡个两三个小时便起床上学。
      那时我还以为家中饲养公鸡是专门用来叫醒的,后来才明白公鸡打鸣目的其实并不是为了叫人起床,并不是单纯的只是为了人类服务,只不过在那个时代,人类没有准确的计算时间的工具,所以就利用公鸡的叫声来计算时辰,就像鸟类都有清晨和傍晚鸣叫的生活习性那样。公鸡的叫声美化了大自然,给人类带来了幸福和快乐,雄鸡一唱天下白,久而久之,古人发现了这个规律,就把公鸡打鸣作为起床劳作或学习的时间。
      公鸡在夜里要叫三遍,第一遍在子夜时分,这是最浩大的一次鸡叫,每只公鸡都会叫,而且声音响亮,余音悠长。第二遍在丑时,声音不像第一遍鸡叫的那样整齐,有的鸡在叫,有的鸡不叫。第三遍在天亮卯时,这时人们已经早早起来,不太注意谁家的公鸡在叫,谁家的鸡不叫,俗云:“鸡叫三遍天下白”。

      七十年代中期,一般的农村家庭都没有钟表,计时的方法无非是白天看日头,早晚听广播。我早上起床除了听广播里《东方红》的晨曲外有时还得靠鸡叫,因为遇上停电的日子广播就不响,那就会耽误我上学,因此公鸡的叫声就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真应该为那个年代而感谢公鸡,也应该为公鸡而感谢那个年代。

      多少次在梦中被父母亲叫醒,“该起床了,鸡已经叫三遍了”。然后听到的是窸窸窣窣父亲摸火柴的声音,紧接着就是火光一闪,尔后就是惺忪的睡眼中那昏暗的煤油灯的火苗,在眼睛即将睁开之际,我家中的大公鸡便扯开了嗓子发出了“喔喔笛……”声音,接着村里此起彼伏的响起了一阵阵鸡叫声。
      我小时候很贪睡,如果等睡到自然醒,上学肯定要迟到,那就要受到老师的批评,也可能会罚站,所以总是想着要早点起床不迟到。因此常常是很早醒来就不敢再睡了,坐在床上听鸡叫等天亮。
      大多数时候可以听鸡叫来判断时间还是比较准确的,能够和钟表相比,可有时却不是如此,倘遇到不准的时候,父亲总是说:“今天鸡叫早了”,因此鸡叫的时辰真不准。
       我家离村里的小学比较近,因此一般不会迟到,我基本上是最早到学校的学生之一。有一个冬天的早上,我睡着了没有听到鸡叫声,父亲叫醒我,说公鸡已经叫了三遍了,七八岁的孩子正是贪睡的年龄,我从朦朦胧胧中醒来,立马洗脸,因为老师每天把开关教室的门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我的,如果不及时开门同学们要等在教室门口。虽然只有几百米路,可是天还是一片漆黑,我手里拿着家中唯一的一个手电筒用来照明。走到学校后教室门口还是空无一人,我还是自觉一点读书吧!可是读了很久还是没有人来。不知是我的读书声还是教室里的灯光吵醒了一位住在学校里的老师,老师告诉我说:“你来的太早了,现在还只有四点多钟”,我心中骂道:都是该死的公鸡叫早了。

图片

      在村里上完小学,初中就要八里路之外的中学去上了。我们一般星期日下午回学校住校,星期三傍晚可以请假回家拿菜,星期四早上要赶回学校上课,所以常常是很早醒来就不敢再睡了,坐在床上听鸡叫,等天亮。
      记得一个早上,一觉醒来听到鸡叫的声音,我马上意识到坏了要迟到了,就急忙穿衣登鞋,拿起米、菜就向外跑。从家里到学校要走一个多小时,虽然是一天弯弯曲曲的简易公路,但是在半明半暗的晨昏下我还是小心翼翼地走着,我记得路两旁的山上有坟地,风吹草动时好像有影子在闪动,眼睛不敢看两旁,只顾专心走路,偶尔还听到猫头鹰的叫声特别地吓人。
      经过邻村时就响起一片狗叫声,那些狗虽然叫得很凶会追人,它指不定什么就对你下口,于是我想起奶奶时常告诉我,碰到狗在追你时,你可以蹲下来假装捡石头然后扔它,狗肯定会吓跑的,这样蹲蹲走走过了三个村庄才走到学校,好几次走到学校时同学们还没有起床,而此时我说的最多的除了啜泣声就是骂“该死的鸡,叫的那么早”。
      父亲经常要把葛根粉要拿到诸暨草塔市去卖,因为要走二十几里山路,早上要很早出发,听广播里的《东方红》晨曲肯定是来不及的,那只能靠听鸡叫声来大体估算时间。鸡叫二遍后父亲开始出发了,有好几次父亲赶到草塔集市时天还没有亮,只好守在集市的路旁等天亮,心中暗暗骂道“该死的公鸡,叫的那么早”。
      其实公鸡打鸣的时间会受到一年四季昼夜长短的变化而变化,它和其他动物一样也会有反常的时候,有时候不到半夜就开叫,有时候白天也会叫,可是在没有任何计时工具的年代,除了用这些土办法,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
      岁月在不经意间流逝,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现代人都普遍使用手机的闹铃来唤醒自己,靠公鸡打鸣来计时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每逢回想起鸡叫的时辰真不准的那些往事,总让人难以忘怀。
已有0人点赞

637226450744361592171707336.png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