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张必强:葛根情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学 / 正文

637226394718539000879904649.gif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张必强:葛根情

投稿 马六甲2021/03/29 21:39:17 发布 来源:原创 作者:张必强 78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小时候家境贫困,到了三荒春头经常要断粮,解决温饱是父亲每年的头等大事,每到秋冬季节队里空闲之际,为了养家糊口,体弱的父亲带着玉米粿作干粮早早去山上掘葛藤。

秋未冬初,山上柴草枯黄干萎,只有曲径藤蔓葛根,叶绿葱郁,生长依旧!挖葛根最难的就是从一大片的葛根丛中找到葛根的根部,面对纵横交错的藤蔓,哪里才是它的主根呢?父亲已有经验能分辨的出葛根聚集而生,只要找对地方,就是一大片,茎蔓比较粗的,地下的葛根也就比较大

他先把藤蔓砍掉再把地面清理一下,就能找到根部的位置了,运气好的话,一根葛藤就能挖出上百斤的大葛根,但这很少碰见,大多数时候挖出的葛根也就几斤到十几斤重。

傍晚时分,身材矮小体弱父亲挑着上百斤的葛根朝山下走,由于两头葛根比人还要长,走路时有点像三兄弟一样长,他要扛着这么重和长的葛根走上十几里的山路才能到达家。父亲干了大半辈子的挖葛工作,肩膀、手掌、脚掌早已磨上了层层厚厚的老茧,慢慢地,这老茧越来越厚越来越硬,慢慢的,这老茧就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已经和身体深深地融合在一起了。

葛根变成葛粉还有一个像加工番薯粉那样的极其复杂的过程。要经过清洗、碎、过滤、沉淀,最后得到的才是葛粉。

葛根从山上挖回家以后,就得清洗葛根上的泥土。在冰冷的池塘水里,父母把葛根拿去洗,洗净后,葛根用木榔头捣烂,我家门口,冬阳暖意浓浓,父母抡起木榔头一刻不停地敲捣,“咚咚咚”的捣葛声此起彼伏。

  即便这样功夫才去了不到一半,还要过滤,每次只能过滤两小瓢,先盛出两小瓢兑上半桶水倒进布里,将粉质干,然后倒出再兑水过滤第二次,将过滤出的水浆倒进一个豆腐桶里沉淀,到晚上把沉淀的葛藤粉拿出来可以当成面粉一样食用了,我小时候经常吃到葛粉做到汤圆、葛粉糊、葛粉粿等。

其实葛根含粉量低,一般只有百分之十还不到但是父亲的一担葛根可以解决一家人几天的粮食了。由于上餐等不到下餐,葛藤粉当作主粮食用,根本没有把它晒干的机会。

洗过葛粉的渣叫葛藤筋,拿到供销社是可以收购的,葛根的藤还可以做葛藤草鞋,平日里,父亲编制葛藤草鞋有着严格的工序,制作出来的草鞋既美观又耐穿,走路还不硌脚。从小到大,我每次看着父亲穿草鞋都感到十分好奇,父亲总是说:“草鞋穿着不暖和,会冻脚的, 只要你们努力读书,将来有工作,穿什么都有,不用穿这个”,但从不知穿上草鞋是何感觉。

父亲掘葛藤直到农业生产承包制后才结束,年老时他经常说现在再也不用掘葛藤了。

父亲已经离开我多年了对我们而言,现在吃饭已不再是一个问题,没饭吃、吃不饱饭的事已成了遥远的记忆,葛藤粉已经不再是救济粮而是作为一种保健食品了但那种苦涩醇厚带有泥土的味,至今令我回味无穷!


已有0人点赞

637226450744361592171707336.png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