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浦江文学 / 正文

赵宽宏:不认识那个“妫”

  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的宣传片中有这样一句宣传语:长城脚下,妫水河畔……央视有位新闻评论员有天在一档节目中当着亿万观众坦言,要不是这句宣传语,他还不认识那个“妫”(guī)字。这让我感慨了好久,并从心里为这位评论员点赞。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评论员说了句不认识这个字,这是一句老实话,此谓“不知为不知”。

  我为什么会感慨要点赞呢?因为很多人,特别是知识文化界所谓的一些精英,明明“不知”,却在装“知”。央视新闻评论员至少在我心中也算是一“腕”,而这“腕”竟然没有装,坦承自己不认识“妫”字,多难得啊。我想起网传童话大王郑渊洁先生的一次遭遇。他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他参加一次笔会,会上一个写作者大谈自己读了多少多少书,最后说完一本外国作家的书后,突然看着郑渊洁问,你读过这本书吗?郑渊洁很尴尬,只好说没有读过。那位写作者觉得不可思议,没读过这本书你怎么能写作呢!不过“童话大王”也不是浪得虚名,轮到郑渊洁发言时,他编起了“童话”,说他最近在读俄罗斯作家库斯卡雅的书,并问有谁看过库斯卡雅的书没有,不想在座的写作者中竟然有很多人都点头说看过。郑渊洁诡笑道,“库斯卡雅”这个名字是自己瞎编的,俄罗斯根本没有这位作家。这个段子很幽默,发生在中国既有知识又有智识的写作者中,不无辛辣讽刺之意味。这就是我为什么要给评论员坦承不认识“妫”字点赞的原因。

  老实说,先前这个“妫”字我也不认识。说起来我们日常使用的汉字就几千个,可不要小看了这几千个汉字,却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文字。而要全部认识这几千个汉字,且不读错用错的人,大概并不是很多,更别说一些使用频率并不高的汉字了。因此要我说,不认识“妫”字,真的不丢人,偶尔读错一些个似是而非的字也在所难免。关键是明明不认识却假装认识,明明读错了又不承认读错了,明明没读过的书却说自己读懂了且很受益,把自己伪装成学富五车,无所不通的文豪,就真的是要让人侧目了。

  不认识那个“妫”字怎么办?央视新闻评论员说是听广告认识的,而我是通过查字典认识的。因此我以为,遇到拿不准的字,不要跟着感觉走,去乱猜瞎蒙,而要放下架子,常做功课,勤查字典,甚至不耻下问,也许这样就不会发生大学校长将“鸿鹄”念成“鸿号”,知名教授把“耄耋之年”读成“耄至之年”,学术会上以为“亳州”就是“毫州”的尴尬了。

  老祖宗的话真的很受用:“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要成为一个智慧的人,大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吧。


0

广告位招租:0579-88188123

下一篇:侯镛:我们都是追梦人

上一篇:杨钦飚:岁月之外,你我之中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