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杀牛

  • 2018/2/2 10:22:28
  • 来源:手艺:渐行渐远的江南老行当
  • 编辑:王向阳
  • 367
  • 0
  • 0

小时候,每当村里屠杀已经丧失劳动能力的老水牛的时候,四周总是围满了人,里三层外三层。我默默地站立一旁,看到此情此景,心里堵得发慌,不是滋味。我从小放过水牛,知道它们性情温顺,还能通过“牛语”与人交流,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地耕了一辈子田地,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水牛通灵性,一旦预感末日来临,两眼血红,不停流泪,却是安安静静,无声无息。这时,我们这些在一旁围观的小孩连忙将双手放在身后,意思是自己的双手被捆住了,爱莫能助。

跟杀猪、杀鸡那样血淋淋的场面略有不同,杀牛佬先用围裙裹住水牛的头部,蒙住双眼,不让它看见那个磨刀霍霍的场面,还算讲一点兽道。准备就绪,杀牛佬抡起斧头背,猛地砸在水牛的脑门上,其余的人一齐用力拉捆住牛脚的麻绳,把它扳倒在地,顷刻断气,没有垂死挣扎,没有持久痛苦。

接着,杀牛佬提刀上场,庖丁解牛,干净利落。首先剥皮,完完整整,卖个好价钱;其次割肉,光一只后腿,就有五大块、八小块牛肉;再次清理内脏,牛肚最值钱;最后剩下一副森森的白骨。牛的全身都是宝,尤其是用清汤把牛血、牛内脏和牛肉煮起来,加上少许黄色的牛油和大把红色的辣椒,成就家乡最具特色的一道美味——牛清汤。每到寒冬腊月,北风呼啸的季节,我常看见一帮人围在锅边,或站,或坐,或蹲,左手端起一碗牛清汤,右手拿着一只筷子,喝起来又烫又辣。看着红红的辣椒,听着“呼呼”的声音,喝牛清汤实在是一种视觉、味觉和听觉上的享受。

上学以后,班里有个郑宅前店村的同学,叫做王文立,人家说他是杀牛佬的儿子。他的爷爷王思金、伯伯王兴初、父亲王高九和堂哥王文红,一门三代都会杀牛,在邻近三村颇有名气。

人们常说牛脾气,水牛虽然温顺,一旦发起脾气,也会与人顶撞。杀了一辈子水牛的王高九,摸索出一套制服它的独家妙法。他在水牛的两只角上挂两个秤锤,一边一个。如果水牛不肯走,牛头左右摇晃,两边的秤锤就会撞击脸部,逼它往前走。如果水牛还是不肯往前走,他就在尾巴上系一把稻草,用火点燃。尾巴被稻草燃烧以后,水牛感到疼痛难忍,就会拼命向前狂奔。这也是战国后期齐将田单巧用“火牛阵”的道理。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任是王高九这样的高手,一辈子杀牛无数,也有失手的时候。有一年冬天,他从外地买回一头水牛,一路赶来。当他经过一个干涸池塘的时候,那头水牛突然发飙,用牛角把他从路上顶到池塘里。水牛还不肯罢休,随即跳下池塘,继续用角顶,把他的手臂顶断了。幸亏有人及时赶到,把水牛制服了,否则会出人命。

跟王高九相比,王文红是杀牛的后起之秀,绰号红萝卜。在家乡,人们说起杀牛的,都知道前店村有个大名鼎鼎的红萝卜。他从十六岁开始跟爹爹学杀牛,除了中间当过四年兵,一辈子大部分时间都以杀牛为生。杀牛是一门技术,但在红萝卜的眼里,大有学问,无论买牛、杀牛,还是煮牛肉、切牛肉,他都了然于心,游刃有余。

以买牛而论,王文红估算一头牛能杀多少肉,先看后腿,再估全牛。一头能杀三百斤肉的牛,后腿要有五十五斤肉,前腿要有四十到四十三斤肉,背条要有四十斤肉,牛腩要有二十六斤肉。还要看牛皮的松紧,牛皮紧,肉也紧,容易出肉;牛皮松,肉也松,不易出肉。一般而言,杀一头牛,卖牛肉和牛皮的钱等于本钱,卖骨头和内脏的钱就是利润。

王文红这辈子杀牛如麻,早已铁石心肠,见多不怪了。有一次,他要杀一头母水牛,用绳索把它的两只前脚捆住。不料,这头母水牛突然前脚下跪,两眼垂泪。他的心里“咯噔”一下,不过长期的杀牛生涯,使他横下一条心,还是把它杀了。当他剖开母水牛肚皮的时候,发现里面竟然还有一头小水牛,一牛两命哪!原来母水牛给他下跪求情,是想保住肚里的小水牛。这是他惟一一次感到内疚的。

后来,王文红的儿子也学会杀牛,变成四代杀牛。父子俩开办家庭农场,领取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和卫生许可证,干脆把外号红萝卜作为注册商标,名气越来越大。(王向阳《手艺:渐行渐远的江南老行当》,广西师大出版社,2017年8月版)

广告位招租:0579-88188123

赞(0)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