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牵公猪

  • 2018/2/12 8:47:17
  • 来源:手艺:渐行渐远的江南老行当
  • 编辑:王向阳
  • 342
  • 1
  • 0

小时候,有位同学的爷娘都牵公猪,男的叫公猪爷爷,女的叫公猪嬷嬷。牵公猪虽是贱业,可公猪爷爷觉得不偷不抢,靠劳动吃饭,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还编了一首顺口溜“刘备东吴去成亲,赵云保驾慢步行。得了银钱和美人,欢欢喜喜回家门”,牵着公猪上门交配,“财色双收”。

当时,农家多饲养母猪,生养小猪。到了发情期,母猪情不自禁地跑来跑去,差点把猪圈冲破,俗称走栏。这个走字,古汉语里就是跑的意思,跟走马观花的走字一样。

母猪走栏,主人就去叫牵公猪的。牵公猪的接了单,手持一根竹鞭,“吭哧吭哧”赶着公猪上路。遇到三岔路口,牵公猪的用竹鞭轻轻拍打猪头的一侧,公猪便知要往哪个方向走。

到了主人家,公猪的前肢搭上母猪的后背,两情相悦,直奔主题。有时候,两头猪把握不好,需要牵公猪的协助。有的公猪体重太大,容易把母猪压趴。牵公猪的特意做了一个木架子,让高高大大的公猪扒在上面,以免压坏母猪;有的人家把两根木棍交叉成“×”形,托住公猪的腹部,减轻母猪的压力;有的人家在母猪底下垫一把稻草,保持弹性。当时,我们这些顽皮小孩只有一点朦胧的性意识,在一旁围观,嘻嘻哈哈笑个不停。

同学金建国的外婆就是一个公猪嬷嬷。当时住房拥挤,一间楼房往往隔成两个半间,前半间作为待客的客厅,后半间是灶头、猪圈和厕所,挤在一起。他每次去外婆家拜年,上灶头盛饭时,总闻到那头大公猪散发的骚味,浑身不爽,还觉得外婆手上永远沾着一股洗不掉的公猪骚味,更加腻心。

有一天傍晚,邻村的母猪户上门来叫公猪。外婆抽不开身,就让有点弱智的小舅舅赶着公猪过去,金建国也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大约走了二十分钟,小舅舅把公猪赶到母猪户,进行交配。那一天,公猪扒在母猪的背上,久久不肯下来,有些忘情。小舅舅因为不懂行,在一旁看着,无动于衷。完事以后,主人拿出猪食慰劳公猪,吃了才走。等小舅舅赶着公猪回家以后,外婆问明情况,知道公猪今天身体透支,赶紧给它喂酒渣与鸡蛋,补补身子。

山里大畈村的公猪爷爷是个盲人,人称年瞎子。每次出门,他的一只手搭在小女儿的肩上,另一只手拿着一根竹棒,牵着一根绳,绳的另一头绑在公猪肚皮上,嘴里喊着“丘丘丘”,赶着公猪上门。后来小女儿长大了,就由夫妻俩一起牵公猪上门服务。

牵公猪的都有经验,公猪和母猪交配得看准时机,迟早都不行。老母猪走栏两天、新母猪走栏三天后,不肯进食,再在它的脊背上用力按一下,不会逃走,就可交配。有一次,大畈清溪马村一户人家的母猪走栏了,去叫年瞎子。年瞎子的老婆牵着公猪上门,一看母猪,还早着呢,要到第二天午后。在大热天白白走了十几里路,年瞎子发火了,骂骂咧咧:“人倒不要紧,罪过公猪晒得皮都发烫,走了这趟,不知该吃多少精饲料,才能恢复体力。”公猪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格外爱护。

完事以后,个别母猪受孕不成,再次走栏,俗称返栏。公猪再次上门交配,按理不付费用,但母猪户多少给一点,作为利市。当时交配一次的费用是两块钱,也不便宜。不过,饲养公猪的成本不小,每天都喂鸡蛋。在一穷二白的乡村,人们连饭都吃不饱,而公猪居然能吃鸡蛋,还“妻妾成群”!

虽说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可牵公猪这一行是受人歧视的贱业。大畈方炳村有个妇女叫毛囡,早年丧夫,拖儿带女,以牵公猪为业。有一次,她趁牵公猪之便,给在虞宅中学读书的小儿子带了点菜。小儿子接过娘带来的菜,理也不理,因为同学们从此知道他得妈妈是个公猪嬷嬷,觉得脸上无光。

毛囡想想守寡多年,独自一人把一帮孩子拉扯大,不知吃了多少苦!牵公猪是为生活所迫,情非得已,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体谅,越想越伤心,泪流满面,“呜呜呜”哭着回家去了。(王向阳《手艺:渐行渐远的江南老行当》,广西师大出版社,2017年8月版)

广告位招租:0579-88188123

赞(1)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