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浦江文学 / 正文

王海燕:因为有您,一切如此幸福

趁着休息日,我带着女儿去探望母亲。

乡下的清晨,空气特别新鲜,深吸一口,心肺也立马畅快了起来。轻轻推开母亲虚掩的门,柔媚的春光,透过屋侧苍翠樟树的枝桠,隐隐约约撒在母亲屋内,连木制的陈旧桌椅,也显出几分神采来。

“外婆”,女儿欢快地叫了声。母亲闻声从灶房里出来,双手在围裙上抹了抹,一把拉过女儿,佯嗔道:“这么久也不来看看外婆,没良心的小东西。”“现在不是来了嘛!”女儿撒娇着,母亲的笑容似一朵花在春风中酣畅淋漓地绽放。

“母亲,炖什么?这么香!”浓郁的香味让我一下感觉饥肠辘辘。“鸭肉。上次见你脸色不大好,今天你过来就杀了一只,等下多吃点。”说完,母亲回身在灶中又添了几根枯枝。早年母亲身体不大好,做过好几次手术,听说鸭肉滋阴且不上火,于是父亲便盖了一个简易棚,养了十几只鸭子,用玉米粉、红薯粉、应季蔬菜等喂养,鸭子长得肥美,慢慢的让母亲恢复了元气。逢年过节的时候,父母亲又分给我们仨几只,也滋补一下。母亲双手在围裙上拍了拍,走到灶前小心翼翼地掀开了锅盖。一大罐满满当当的鸭肉,香气扑鼻而来。母亲用筷子插了几下,嘟囔道:这老鸭子真是皮肉厚实,这么经得起折腾。母亲的话让我“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这老太太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默。

鸭汤油亮金黄,油而不腻,啜一口,浓郁的味道,让我的五脏六腑瞬间滋润起来。母亲挑出了大鸭腿放在女儿碗里,笑着说:“吃完大鸭腿,跑步肯定第一名。”女儿打趣道:“外婆,那还不如吃翅膀,飞得更快呢!”一句话逗得母亲饭都喷出来,连声说着这孩子真是鬼灵精怪。吃得满嘴油腻的女儿,抹了一下嘴,瞅了一眼外婆,又看了看我,突然叹了一口气:“当外婆的孩子真是幸福!你看,外婆又会炖汤,包粽子,烫麦饼,可我妈妈什么也不会!”说完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瞬间有些尴尬,哼哼了两声。确实,我好像没有遗传母亲的勤劳能干,一些特色食物如麦饼、擂头粿、杨梅粿我都不会做,都是吃现成的。母亲最拿手的是烫麦饼,双手轻柔娴熟地裹好馅,快速把面团拍匀,在油锅中上下翻煎,几分钟后,薄薄的、两面金黄的麦饼就出锅了,再配上母亲的腌萝卜和稀饭,真是世上少有的美味。厨房的阵阵香气温暖了我的人生,我确实是个幸福的孩子!

吃过午饭,春风拂面,让人非常舒服。母亲轻声约我田间走走,我欣然应允。跟在母亲身后,就像儿时随母亲点瓜种豆一般。母亲那时可谓“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用她的韧劲、大爱滋润了我们的家。歪脖子柳树早与池塘浑为一体,浮萍挨挨挤挤,把池塘铺成一匹绿缎。遥想当年,池塘边上就是我们的稻田,农忙时节,白天太阳毒辣,父母亲从傍晚起,一直到明月高悬,弯着腰不停地插秧,一茬接一茬,累了,用手重重地捶打着背……直至稻田一片青翠。“帮我拍张照片吧。”母亲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回头发现母亲已站在池塘边洁白的梨花前,右手轻触梨枝,身体微微前倾,用手细细地理着花白的头发,紫色的毛衣衬托得母亲颇有几分妩媚。我“咔咔”几下拍了好几张,母亲接过手机,仔细查看着,不时地说,眼皮子老是掉下来,照相也不大好看了。“你挑几张好看一点的照片,万一哪天我走了,可以留个念想。”母亲轻声地说道。我愣了片刻,一时语塞。母亲身体一直不大好,我不敢想下去,佯装小虫子入眼,转过身,飞快地擦了一下眼角。笑着走过去,紧紧拉着母亲的手,沿着田间小径一直向前走,向前走……

傍晚时分,起风了,母亲一直送我们到村口。母亲花白的头发,随风飘动,恰似那丝丝缕缕的爱,自然而然从心里涌出。母亲,因为有您,一切如此幸福!

0

广告位招租:0579-88188123

下一篇:潘玉毅:读史即悟

上一篇:黄黎明:古色古香的东陈祠堂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