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浦江文学 / 正文

杨钦飚:岁月之外,你我之中

  岁月无声,时光无痕,我们在尘世相遇,我们在人间相依。

  时隔多年,春晚中一曲绕梁的《岁月》,让王菲、那英两大拥有天籁歌喉的歌者再度携手。空灵缥缈的嗓音带着沙漏下坠般的颗粒质感;悠扬婉转的旋律织起宛如仙境之间的云雾缭绕。如同绽放在夜空中的烟火花束,那般光彩夺目;一曲终了,陷入回味,那最动人心魄的,好似无声之处听惊雷的,却是字字入心、句句摄魂的灵魂共鸣般的歌词。

  人的相遇只是“千山万水相聚的一瞬,千语万言就在一个眼神”,双目相对的刹那间,从此我们的开始便有了可能,从一个人到一双人。但“生活是个复杂的剧本”,让我们都心甘情愿地成了故事中的人,在繁杂或平凡的剧目里扮演着千奇百怪的角色,沿着生命的印痕,留下这样或那样的心疼。一路上,我们走走停停、寻寻觅觅,渴望在这瞬息万变的世界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生一世一双人”。有的人在寻觅的途中,被风打湿了羽翼,被烈日灼伤了瞳仁,终究不得不学会保护自己,敛去激情和锋芒,暗自舔舐未结痂的伤口,用“成熟”“平静”的伪装去面对下一个可能是归人的人。他们开始慢慢依赖算计,开始用价值去衡量身边的人,光鲜年轻的皮囊之下早已是一个腐朽的如同将死之人的内心。他们不再充满激情,将躲藏和猜忌刻进生命里;他们不再心怀期待,适合和将就成了安慰的话语,他们的心陷入了黄昏,陷入了沉睡。黄昏等来的不是绚丽的晚霞,而是无尽吞噬的黑暗。

  而我爱的人,那个可爱的人,却“不改变我们生命的单纯,不问扬起过多少烟尘,不枉内心一直追求的安顿,不管走过多远的旅程。感动不一定流泪,感情还一样率真”。人世种种,沧海桑田变化,万物繁衍毁灭,我们无法在时光的长河中拉住车马前行的缰绳,我们无法击鼓呐喊发出让世界为之一颤的声音。可纵使万物变迁,于无声无息中我们被磨平了棱角,于后知后觉里我们被冲刷成沙砾,但屈服的只能是短暂的外表,永不妥协的终究是我们的内心。那颗看过千帆之后,仍毫不怀疑爱着你的、为你而跳动的火热的心。我们相爱着,所以我们活着;我们相依着,所以我们洒脱着;我们相守着,所以我们无畏着。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当繁花散尽,万物归于尘土之时,我依然坚信“海上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的美好存在。

  “我为你留着一盏灯,让你心境永远不会近黄昏。我心中不会有黄昏,有你在永远像初春的清晨。”人世间没有最正确的情感,却有着最美丽的感情。不论亲情、友情,还是爱情;我拉着你前行,你牵着我走近,我们在灰色的暮霭中彼此拥抱,我们在黑墨的空间中彼此救赎,即使我们渺小如沧海一粟,即使我们卑微如路边蝼蚁,因为有了彼此的存在,我们就会生出波涛汹涌的力量。不必与谁对抗,只要我们拥有对抗的勇气,一切便已足矣。万般的苦难和不安都能在你回眸的眼神中荡然无存,千丝的烦忧和万缕的哀愁都能在你微微上扬的嘴角里无影无踪。你是我摸索前进中永恒的星光,你是我冬日瑟缩中雪中的送炭,你是风是云,是雾是花,是我目之所及的迷恋,是我不懈痴缠的执念。

  “我心中亮着一盏灯,你是让我看透天地那个人。你是我心里那盏灯,让我静看外面喧闹的红尘。且听岁月像旋律永恒,一直陪伴不断聚散的旅程。我心中开着一扇门,一直等待永远青春的归人。”诗人顾城曾说:“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可我说,你是比美好更美好的存在,是比渴望更渴望的归途;你是沙漠中的一汪泉,我是觅水的旅人;你是大海上指路的灯塔,我是迷路的航船;哪怕你是妖艳的彼岸花,我也甘愿走上黄泉路。我向上苍祈祷,在每一天和你相拥的日子,我祈求着时光过得慢一些、再慢一些,让我的爱人能够尽力享受人生的每一份欢笑,而让我这个可怜的人能够尽力抓住陪伴在她身旁的分秒片刻。旁的人说,人是一座座孤岛,生来注定孤独。未曾遇见你之前,我是对此番言论忠贞不贰的臣子;遇见你之后,你的名字成了我的信仰。你的发梢、眼角、红唇,造物主的光荣甚过黄昏的夕阳,媲美春天的繁花。我不再惧怕孤独,也不再相信孤独。你在身旁,我便不是流浪。

  原来,岁月是可以被打败的!哪怕某一天,我到了耄耋之年,佝偻着身躯,面目全是时间留下的沟壑纵横,可我的心依旧如春日般阳光的少年,等待着你的来临,而你仍是那目光灼灼的桃花,让人迷了眼。你的过去、将来,我都想独占,吝啬得不愿与他人同享。愿我们是彼此的心上人,怀着对未知的好奇、对美好的向往、对纯粹的珍惜,牵着手慢慢前行。愿我们历尽千般,归来仍是少年。不念过去,不畏将来。珍惜眼前人,心中无黄昏;纵马高歌曲,天涯皆归途。

波光悠悠,流水潺潺,嗒嗒的马蹄在青石板上轻敲,向晚的街道条条,我知道这一次来的不是过客,而是归人。

  “云很淡、风很清,任星辰,浮浮沉沉。”

 

0

广告位招租:0579-88188123

下一篇:赵宽宏:不认识那个“妫”

上一篇:歌词两首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