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汪惠庆:老乡镇(小小说)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文学园地 / 正文

637226475235971943578150241.png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汪惠庆:老乡镇(小小说)

转载 在线管家2020/08/28 16:21:23 发布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汪惠庆 791 阅读 0 评论 2 点赞

  A乡的小城镇建设工作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这对于A乡来说是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

  星期五晚上,乡政府会议室灯火通明,新任乡长小胡在听取各工作小组的进展汇报。之前乡党委书记去省城学习未回,这次小城镇建设工作就责无旁贷地落在了胡乡长的肩上。

  “B村的那个傅老太怎样了?”胡乡长在听完其他三个小组的工作情况后,不等第四小组小D姑娘开口,就主动先问。小D是B村驻村乡干部,也是该组组长,听到胡乡长一发问,嗫嚅着嘴,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我们去过多次了,好话说尽,政策摆明,老太婆有高血压、心脏病……”胡乡长一听小D的话就知道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急忙抢过话题,一通指责:“还多次了?一个星期下来一点进展也没有?非得我去说吗?如此油盐不进的老太婆,她有什么资格逞能?下星期一让执法局去强拆!”

  会议结束后,胡乡长在办公室里恼火地来回踱步,乡里其他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只是这个傅老太把路挡了。这次小城镇项目是县里立项了的,也是他展现工作能力的一个绝好机会,不能让在外学习的乡党委书记觉得自己无能。胡乡长于是又急躁起来,无奈只好拿出手机向县分管领导作了详细汇报和强拆打算。县领导让他再想想其他工作方法,老太的儿子在上海的企业是县开发区争取回归本县的对象,更应谨慎行事。但其违建也必须拆除。打完电话,他抱怨县里之前也不给他说清楚。思忖良久,又在乡政府工作群里发了一条大家应群策群力推进工作的励志信息。一会儿,全乡干部纷纷回复点赞、吹捧之类语言。乡政府退居二线、人称“李二线”的老李最后一个发了个开口大笑表情包。胡乡长一看,把手机往办公桌上一扔,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当看客的老油条。

  这个傅老太是B村老支书的夫人,老支书在世时,在村中带领村民勤劳致富,硬是把一穷二白的山村建成了现在年年有分红的富裕村。先是利用山村资源办起了村级第一家茶叶加工厂,又创办了县第一家五金暖炉厂,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在80年代有一年利润曾达到了30万元,受到了县工业办的刮目相看。这个傅老太还乐善好施,在棚屋里为过往行人在夏季提供免费茶饮,受到过往行人和乡亲们的一致好评。而今棚房空着,只堆着一些无用的杂物。

  其实傅老太并不是不配合拆除,棚房也没什么用处。只是有一个心结一直在她心中挥之不去。老支书在生病及过世时,乡、村有关领导没有一次去她家进行走访慰问,这让傅老太及家人感到十分的寒心失望,真是人走茶凉哇!再者,新来的乡长小胡说话太傲气,多次出言不逊。颐指气使的工作方法让傅老太倔劲也上来了,所以任凭驻村干部小D姑娘苦口婆心一口一声老奶奶地叫也不为所动。她也不说不拆原因,只推说让在外经商的两个儿子来决定,而在外经商的傅老太儿子推说老母亲答应拆除就可以。

  按照县分管领导吩咐,胡乡长在经过星期六一天的思想调整后,决定星期天一人前往B村,会会这个傅老太。

  深秋的乡村天气有点凉意,露水晶莹地立在草尖。二季晚稻稻穗沉甸甸地在风中摇曳,等待收割,田野一片静谧现象。胡乡长一大早驱车前往B村,为了不惊动村干部,把车远远地停在村口,朝村里走去。

  咦!眼前的棚房顶已掀掉不见了,几个小工正在做拆除工作,旁边堆放着破瓦杂木。已退居二线的“李二线”正与傅老太和几个邻居在旁边聊得正欢,不时传来欢声笑语,气氛十分融洽。这个老李是在办公室里一张报纸看半天的主,本不在这个工作组内,是否前晚群中的信息让他担当起来了?胡乡长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没看花呀!是在拆棚房。他想悄悄退后回到车上,老李的一声“胡乡长”让他止住了脚步。刚才正与老李谈得起劲的几个村民见胡乡长来了就一哄而散,傅老太也不看胡乡长一眼,拎起小板凳,颤颤歪歪地回屋去了。

  胡乡长对村民的冷淡觉得很不是滋味,忙一把拉过老李:“怎么这么容易肯拆了?”老李轻描淡写地道:“就这么一回事,拆了!”“你什么功夫下去了?”老李笑了起来:“乡镇群众工作就是要进得了门、坐得下凳、说得上话,不能让人觉得你高高在上。对待群众不可俯视,那样会觉得你看不起他,会与你对着干,也不能仰视,仰视会让他忘乎所以,要以中庸之道……”老李一句酸溜溜的中庸之道让胡乡长脸上有些挂不住。被快要退休的人“教训”又不能发火,可人家是把硬骨头给啃下来了呀,不服不行。胡乡长心有不甘:“说说过程。”老李用手附着胡乡长耳朵,神秘兮兮地道:“上兵伐谋,攻心为上!”见胡乡长迟疑,老李又狡黠地笑了笑。

  原来,退居二线的老李到年底就正式退休了。但看到乡政府好不容易争取过来的项目难以推进也很着急。也曾想主动向胡乡长请缨,又怕说他逞能,二线了还多管闲事。那天晚上看到这个如自己女儿一般大的小D姑娘委屈的样子很想帮一把。于是,在胡乡长发了一个信息后在群中发了一个表情包,连夜驱车赶到B村傅老太家中。

  傅老太对这个前驻村干部老李深夜造访很惊讶,忙招呼老李坐下。老李也不顾傅老太那油黑脏兮兮的板凳,一屁股坐下,喝着傅老太泡在陈旧斑驳的搪瓷杯中的茶。这让傅老太觉得这个前驻村干部可亲可敬,就一股脑地述起了前段时间来做工作的几个小年轻乡干部,不是穿戴华贵、皮鞋锃亮,就是香水刺鼻,高跟鞋哐哐作响,嫌她家脏兮兮不肯落座。傅老太是苦出生,一贯勤俭,也有自尊,几个小年轻干部站着说了一番大道理,居高临下的样子让傅老太很是不高兴,老头在世过世的两重天情景又涌上心头……

  这次老李深夜来到她家,确实让傅老太意外和感动,再加上一番拉家常式的问候,带来了水果慰问,觉得老李的话说到了自己心坎上。两人在谈了一个多小时后,傅老太终于松了口,表示不再固执,同意马上拆除。老李当即表示干活的小工由他负责联系,明天星期六搬移物品,星期天就早起拆除。

  胡乡长怔怔地站在空地上,脑中反复着“李二线”刚才的一番言语,口中喃喃:“到底是老乡镇呀,做思想工作有一套,这方面我在他前面是小儿科了。看来以后,真不能小瞧本乡的几个‘二线’了哇!”

已有0人点赞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